广州加厚家具五金厂家批发(广州家具五金配件厂)

扫码手机浏览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玩具制造和出口国。广东汕头下辖的澄海区是国内最大的玩具生产和出口集散地之一。经过40年发展,澄海玩具产业集聚成群,配套体系完善,为全球贸易“毛细血管”输血。粤东靠海,西临珠三角,百载商埠,华侨遍布四海,经商文化浓厚。制鞋、玩具、陶瓷、婚纱等轻工业品类齐备。汕头已被列为广东省域副中心城市,对区域经济发展有带动能力,工艺玩具是其支柱产业之一。...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玩具制造和出口国。广东汕头下辖的澄海区是国内最大的玩具生产和出口集散地之一。经过40年发展,澄海玩具产业集聚成群,配套体系完善,为全球贸易“毛细血管”输血。

粤东靠海,西临珠三角,百载商埠,华侨遍布四海,经商文化浓厚。制鞋、玩具、陶瓷、婚纱等轻工业品类齐备。汕头已被列为广东省域副中心城市,对区域经济发展有带动能力,工艺玩具是其支柱产业之一。

澄海区面积为345.23平方公里。但玩具产业产值达百亿级,市场主体超过4.3万户,其中个体户占比接近75%。2021年,澄海有规上工业企业332家,其中玩具企业占比近半数,拥有上市企业6家,新三板挂牌玩具企业2家,玩具产业从业人员超10万人。

制造业成本年年攀升,质量要求趋严,同质化竞争无以为继,传统玩具产业寻求新增长点问题待解。2020年新冠疫情来袭,世界经济受挫,全球化遭遇逆流,考验供应链韧性。

面对国内外形势变化,中央多次提出,要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同年6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 支持出口产品转内销的实施意见》。澄海产业带反映着中国县域经济的底色。县域经济为城镇化提供了资金、土地、劳动力等资源,承上启下,对打通经济双循环具有重要意义。

2021年新冠阴霾未消,原材料成本上升、国际航运涨价、物流不通畅等等连锁反应,给玩具制造又一记重创。世界经济形势复杂严峻,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如何突围,亟待在全球产业链“新节奏”中重塑价值链。

长期以来,澄海产业链庞杂,厂商间竞争激烈,品牌效应有待提高。玩具制造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人口红利逐渐减弱,如何向技术、资金密集方向靠拢?

南方都市报区域协调发展课题组调研了澄海区数家经营规模和品类不一的厂家,玩具产业链上下游的展厅、船务公司,以及澄海玩具协会、高校专家等。课题组发现,许多厂商正在探索内贸市场,跨境电商热潮迭起,“宅经济”居家玩具等新趋势当头。为告别粗放式发展,有实力的工厂积极投入自动化设备,往精密制造调头,沉淀品牌价值。

近年,广东省引导更多传统制造企业往价值链高处跃迁。动漫、网游、手游、IP、智能机器人等与玩具关联的数字创意产业涌现,知识产权、科技含量等是玩具制造迈向高端市场的垫脚石。

玩具掘金

侨商引入订单,从作坊到企业多元格局发展

比起资本蜂拥汇聚且基建成熟的珠三角,地处粤东的潮汕发展相对不平衡。课题组选择了较为微观的切口,传统农业大县澄海,以土地和劳动力低廉为优势,如何运转起庞大的产业链条,可窥广东县域经济发展路径。

“改革开放后华侨进入,许多香港、新加坡商人来此寻找加工厂,从做配件慢慢起步,再卖给香港的洋行。”澄海玩具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杜瑞生表示,1995年澄海制造的玩具已行销海外,各路客商闻风而来,澄海创出自主品牌,商业模式多元。这有别于东莞,代工厂林立规模生产,通过提供贴牌服务集聚产业。

杜瑞生年过65岁,在他成长的上世纪50年代,澄海人种稻谷为生。改革开放后,家族纽带牵系着侨资外企,给彼时澄海县带来第一桶金,新的订单、技术和设备在此扎根。一车一车集装箱在县城的土路上川流不息。青年杜瑞生嗅到商机,从装修业改行开玩具厂。两个儿子承继父业,生产出口欧美市场的遥控车。

家族性是澄海玩具行业的一大特征。当地遍布家庭作坊,很多曾在农民自建房中创业起家。产业链上下游分工完备,零配件制造层层分包,非常灵活,最终的玩具成品由多家协同完成。

为弥补产业布局零散和空间混杂等短板,澄海区近年加码建设规范工业厂区,规范工业园区发展。六合现代产业示范区、莲花山山地产业片区已被列入汕头市规划建设的七大重点产业片区。

澄海小型工厂里,本地女工在检测玩具缝纫机是否能通电、闪灯和唱英文歌,20秒“过一台”,这批货将发往俄罗斯。工作台上除了零配件,置有收音机。

80年代中期玩具创业起步,澄海区的城镇待业青年、农村富余劳动力、企业下岗职工等,竞相开小作坊,使用手动塑料机制作玩具。根据1984年8月澄海下辖城关镇调研数据,城乡塑料玩具作坊220家,平均每户1.5台手动塑料机。1985年,澄海县玩具厂作坊406家,从业近万人,当年工业总产值3600万元,其中布绒玩具、塑料玩具及其他玩具各占三分之一。

国内外消费市场兴起,玩具制造技术不断进步。到90年代中期,澄海的玩具品类出现电子化趋势,遥控、电动玩具纷纷上架。1993年起,个体专业户开始成批注册为私营工厂或者有限公司,逐渐成为玩具业主体。“新办玩具厂家数量众多,再给企业起商号要避免与其他企业同名还须颇费脑筋。”官方资料显示。截至1995年,玩具制造成为澄海支柱产业,出口额达7200万美元,占全县出口总额27%。

90年代后期至千禧年后,澄海企业经营规模扩张,出现一批厂房在10000平方米以上的厂家,用工人数千人以上。大中小微型企业并行发展。2003年4月,中国轻工业联合会授予澄海区“中国玩具礼品城”称号。

2005年后,随着国内外对质量安全要求愈加严格,人工成本走高,招工难问题日益凸显,原材料价格年年攀升,叠加国际环境和人民币升值等内外部压力,澄海大大小小的玩具企业压力倍增。“市场不够透明,生产太过散乱,爆款一下子就会被抄。”一名玩具厂商说。

龙头企业如奥飞娱乐、星辉娱乐等陆续上市。大众流行文化推波助澜,资本市场介入,商业化运作牵引“流量”,IP运营产生价值渐渐受到市场追捧。

澄海玩具产业链灵活,品类多如牛毛。“展厅模式”是澄海独有,类似前店后厂,客商到澄海,先通过贸易服务商带到展厅选品,再与厂家签订单,展厅作为展示平台不参与中间贸易。

业内人士介绍,澄海约有2000-3000家外贸公司,约有七成玩具订单来自海外。宏腾玩具展厅副总经理杜仙仪介绍,宏腾展厅现有各类展位5000多个,在展参展产品超过30万只,产品数据库超过220万只。疫情前每年约有8000-9000批客商来选品,来自100多个国家。广交会期间尤其多,高峰期展厅每日接待几十批客商,每天要处理选品回架样品几千上万件,展位“一位难求”。

变数四起

疫情震荡行业,多重压力叠加

“疫情打击大”“许多小作坊撑不住”“几个难题都撞一起”......新冠疫情大流行持续两年,令外贸主导型的玩具产业承压。

每年12月前后是外贸玩具行业最关键的销售季,决定着全年营收。按照往年节奏,厂商春节前便要开始组织选货,4、5月春季下单,6-8月夏季生产,7-9月秋季发货,才能及时上架。到了11月底,仍有船只漂泊海上,尚未到港。

2021年全球运力失衡,一柜难求,海运价格一路飙升,满载玩具的货船从深圳盐田、汕头港出发,却遭遇堵港、陆路卡车司机紧缺等状况,到货时间延迟。

课题组2021年11月调研时,澄海玩具厂商反映,海运收发货时间,欧洲从60天延至6个月,美国则从45天延期至3个月,运费涨了5-10倍。“以前一个柜子的运费约不高于货值的三分之一,但现在运费和货值成了1:1,甚至出现运费高于货值的情况。”当地船务公司办事员表示。

针对中小玩具企业,某海运公司曾放出“特价柜”,从7000美金至10000美金不等。“几乎都是秒杀,拼的是手速。”一名玩具从业人士说。

汕头泽锋玩具厂成立于2010年,负责人蔡锦锋向课题组介绍,圣诞季订单占全年的七成。受到海运周转和成本上升影响,工厂出货单价高了5-10个点,出货量同比下降了10%。蔡锦锋是“90后”,大学毕业后返乡5年,和家人一起打理玩具厂,主打产品是轨道滚珠塑料积木,面向欧美商超和电商供货。玩具厂设在下陈工业区,3层楼高的厂房面积有800多平方米。

疫情令供应链运转不畅,让供求关系变化加速。如今玩具展厅人气大不如前,偶有代理人在货架前给外商直播选品。在线上跨国做生意成为新常态,居家类玩具如积木等更受欢迎。

澄海玩具品类多如牛毛,制造工艺发展,风潮也从洋娃娃、遥控车到积木、机器人等,更新迭代快。积木被认为是玩具中的“常青树”,由于年龄跨度大,用户黏度高,近年受到市场青睐。

多点爆发的疫情带来不确定性,按部就班地生产不再那么“牢靠”,订单更迭速度加快。“玩具产品制造门槛较低,生产线本来1个月就做1个产品,现在做完5天可能就换了。”一名从业10年的遥控类玩具制造商称。

蔡锦锋总结,近两年新老客户整体淘汰率从10%-15%上升到了30%。“疫情后,客户要求快出货,以前下订单3至4个月出货,现在要求一个半月出货。我们应对方法是提前备好原材料,根据订单预测组织生产,做些存货。”

玩具工艺注塑的常用原料包括聚丙烯(PP)、聚苯乙烯(PS)、丙烯晴-丁二烯-苯乙烯共聚物(ABS),以及五金、电子料、包材等,也遭遇了“涨价潮”,压力传导至下游产业链。

多名玩具厂商表示,2021年进货的原材料涨幅在10-25%之间,往年价格相对平稳。蔡锦锋表示,一般每年原材料涨价不过3个点。前述生产遥控类玩具厂商称, ABS塑料在2021年高点是15000-16000元/吨,2020年低点则跌至8000元/吨。而IC芯片价格涨了3倍,电路板涨了1倍。另有厂商透露,2021年春季拿出了上千万“压芯片”,市场上出现“炒芯片”。

此前,广东还遭遇了电力供应紧张局面。在汕头等工业大市,高能耗工厂调整生产节奏,错峰用电。“一开一停,机器要开机预热,进行喷射清理,造成了机损。”数家企业反映。目前,电力供应已经恢复常态。

电商下一程

传统外贸渠道受阻,“宅经济”拉动跨境电商

疫情影响传统批发渠道运转,生意由线下转至线上,越来越多的厂家投入到电商大潮。年轻一代的澄海“玩具人”告诉课题组,跨境电商增长较快,潜力巨大。

疫情激发的“宅经济”拉动了跨境电商,尤其是利好益智类居家玩具。广东宇星科技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宇星科技)总经理谢伟纯2000年入行,和丈夫组成“夫妻档”,从生产玩具悠悠球、四驱车、洋娃娃等起家,自 2016年开始转行做积木,经过两年研发期,2018年9月推出第一款智能积木产品。

2020年3月,宇星科技入驻了阿里巴巴旗下跨境电商平台速卖通。目前,该公司走电商渠道销售占比达到了50%。

“疫情也让国外消费者开始频繁去尝试上零售电商平台购物。”谢伟纯表示,通过跨境电商平台,积木产品销售至全球100多个国家,2021年新增了南美市场。积木是玩具中的“常青树”,年龄跨度大,且社群性强,讲究用户体验,“发烧友”们在线上集结。越来越多的B端厂家通过电商数据,收集C端用户的反馈,调整产品研发、生产等环节。

积木生产涉及大量零配件,是劳动密集型产业,澄海聚集着大量外来劳工。越来越多厂家在思考如何“机器换人”。

蔡锦锋介绍,2020前,其公司产品跨境电商和传统批发渠道的比例是2:8,2021年比例变动为4:6。

传统的“展厅模式”也搬至线上。全区共有宜采网、宵鸟云等近10家专业性玩具电商平台。以宵鸟云为例,集合了全国产业链的4万多家玩具工厂、200多万款玩具产品,在线进行玩具选品,搜寻源头工厂。

澄海区官方数据显示,工商登记经营范围含网上销售的市场主体中玩具类的有10194家。业界估算,区内工商登记的玩具企业和个体户约有六成,通过互联网进行销售。

与此同时,澄海玩具通过电商、直播带货等渠道开拓内销市场,玩具贸易业态呈现多样化发展。

汕头玩具抖音电商直播基地自2021年3月份试运营以来,已入驻企业商家236家,目前开播率超过50%,商家直播间场观最高达5万人以上,单日销售额最高超过100万。

“抖音直播带货,厂家需求涌现。直播卖得最好的是无人机、手办、盲盒等。”汕头玩具抖音电商直播基地负责人吴基临表示。

课题组发现,外贸企业调整业务,开拓内需市场并非易事,在设计风格、生产线、销售渠道等方面都要做出变动,不熟悉市场准入、回款周期不同等问题频出。“国内电商对品质追求整体偏低,导致价格战严重,缺乏品控标准。”澄海玩具业内人士表示,出于成本、风险考量,许多厂商“不敢尝试”。

成为中国的“乐高”

行业更迭变换,智能制造加速

课题组发现,澄海玩具品类推陈出新不断。以往面向B端外贸销售,大大小小企业以量取胜,“价格战”不休。电商将厂商直接推向C端客户,“爆款”“流量”“出奇制胜”“IP品牌”更具带货潜力。

华达玩具有限公司(下称华达玩具)是当地积木制造龙头企业,从童车、遥控车生产起步,2015年转做积木行业,从设计、生产、销售都由自家把握,覆盖全产业链,在当地比较少见。

该公司副总经理陈卫介绍,新产品从立项到上市需要2、3个月时间,公司设立了3个研发部。“走得不够快,很快就会被人落下。”华达玩具内外贸占比约为6:4,已有签约的IP(Intellectual Property,即知识产权)授权积木产品,如奥特曼、哥斯拉、熊本熊积木等。

“玩具创新更多是造型方面的,但产品需要不断迭代,从拼接手感、减少毛刺等细节入手,跟着客户需求走。”蔡锦锋等“90后”老板“网感”更强,对潮流风向敏锐,爱逛商场玩具橱窗,自学工业设计软件。

模具是用来制造成型物品的工具,其质量好坏决定了产品优劣。以塑胶积木产品为例,模具价格从万元至上百万不等,将ABS塑料放入模具中,在210度高温下融化,注塑成型。

谢伟纯表示,开发新品投入大,目前宇星科技有模具4000多套,一套积木工程车就需要上千套模具,颜色不一。“不同的积木模具差别相当大,我们的产品要把积木精度控制在1个c左右的误差。像人的一根头发约是10个c。”

在华达玩具开模车间,师傅都有十年以上经验。精密度是积木的核心竞争力,对品控要求高。业内人士强调,与积木国际领先品牌乐高缩小差距,国内厂家要在精密度上锱铢必较。

经验老到的师傅将成型积木与微粒模具逐一比对,刻度细至2.5毫米。

陈卫表示,一些精密机器依赖进口,耗资较大。华达玩具无尘加工中心摆放着数台进口线切割机,为进口机器投入了2000万元。

“生产积木不难,但公司往高质量、高标准定位走,投入得多,增长缓慢,不仅需要好设备,也需要强团队。做全产业链是想把生产环节的核心竞争力抓在手里,不再依赖代工厂。”陈卫表示,“做‘中国乐高’是积木界的梦想。”

长期以来,成本上升,年年招工难,工人老龄化,是横亘在厂商面前的棘手难题。玩具制造商称,2021年开年,工价同比普涨了10%。产线工人年龄普遍偏大。在泽锋玩具厂,40-50岁的工人们正在组装“过家家”塑料玩具,动作娴熟,工作台上堆放着塑料配件,角落里的收音机播放着潮州戏曲。

“90后、00后工人稳定性不如上一辈,似乎没那么看重工资。”老板们苦恼地说。

大型工厂在加码机器换人,应用更多自动化设备,提高效率,适应高品质玩具的精密制造要求。汕头市高德斯精密科技有限公司创建于2017年,为数家本地企业代工。

高德斯工厂的自动化生产线,配套中央供料系统和智能仓库,效率大大提高。

高德斯工厂设有双层智能仓库,总面积达到10000多平方米,仓容达到12万箱积木,每箱都设有条形码,机器人以一秒三米的速度进行分拣,36个机器人替代了240个工人。宇星科技的积木也在此生产。

“分拣积木配件就像在拿中药,一包一包的,2克、3克、7克、8克的小件都有,一包加起来有几十种小件。”谢伟纯形容,积木生产琐碎而繁复,机器能节省人力,生产准确性也大幅提升。

华达玩具也在近年来投入了15条自动化生产线,每条线投资100多万元,24小时开机,不再需要三班倒的流水线工人。在分拣车间,不同形状、颜色的积木配件在传送带上鱼贯而入,分配至对应箱中,再进行自动包装。每条生产线尽头,坐着两位质检员,一位负责测量每包的重量,误差不能超过0.1克,不符合要求的,交给另一位“修包”。

经过粗放式发展,内外环境种种变化倒逼下,澄海玩具行业也越来越意识到增加产业附加值的重要性。“我们有危机感,成本不断上升,推着产品往高附加值走。注重品质的客户才不会轻易换厂。”蔡锦锋说。

在华达玩具自动化车间尽头,保留了一条半人工半自动分拣线,流水线上是12名熟手女工,负责大件积木配件分拣,每人每月工资在4000元-6000元。在工位前,女工插放了一朵小小的积木花。

奥飞娱乐总经理助理杨毓生告诉课题组,奥飞娱乐从传统玩具制造商转型,商标意识从90年代开始萌生,后引入动漫如四驱小子,用动漫IP授权带动玩具产业发展。奥飞娱乐等公司依托在深圳、广州的研发中心,与高校建立“产学研”合作关系,探索转型“动漫IP+手游+网络+泛娱乐”路径。

官方资料显示,中国汕头(玩具)知识产权快速维权中心已经落户澄海,依托中心,玩具外观设计专利快速审查及出具授权证书,从申请到授权仅需要3至10个工作日。目前,玩具有效注册商标30169件。

“以前那种低成本、靠劳动力赚钱的方式,已经渐渐离我们远去了。”汕头大学工学院电子信息工程系主任范衠表示,澄海玩具制造开发速度快,性价比较高是优势,但很多企业缺乏长远规划,在工业设计、重视研发以及知识产权保护等增加产品附加值方面任重道远。

在澄海,做“有分量”的产品,“打品牌差异化”正在成为行业风向。“一款好玩具使用时就能感受到光泽度、颜色等等各方面品质。反正,买了拿在手上一看,分量都不一样。”广东小白龙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说。

统筹:南都记者 黄姝伦

采写:南都记者 黄姝伦 王美苏 刘嘉琳 实习生 陈曼榆

摄影:南都记者 刘嘉琳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