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庙黄金五金走单文案

扫码手机浏览

一、对着东方明珠喊话A:明天走?B:放心吧,从小到大,还没输过呢。转换镜头,B:混不好我就不回来了。(男人站在楼顶,手按台阶向远方呼喊)背景音:给你一个这样的男人。2008年,万人空巷。守在电视机前收看北京奥运直播时,男女老少都曾被这样一段广告“洗脑”。从北京奥运开始,那句“混不好我就不回来了”的广告语火遍大江南北。“很少有人知道,那个站在楼顶喊话的男人,面...

一、对着东方明珠喊话

A:明天走?

B:放心吧,从小到大,还没输过呢。

转换镜头,B:混不好我就不回来了。(男人站在楼顶,手按台阶向远方呼喊)

背景音:给你一个这样的男人。

2008年,万人空巷。守在电视机前收看北京奥运直播时,男女老少都曾被这样一段广告“洗脑”。

从北京奥运开始,那句“混不好我就不回来了”的广告语火遍大江南北。

“很少有人知道,那个站在楼顶喊话的男人,面对着的,是远方的东方明珠。”

时隔14年,如今劲霸男装“90后”CEO洪伯明为记者揭秘:广告登上央视那会儿,劲霸男装已经下定决心,要将总部从福建晋江迁往上海。广告中镜头画面一晃而过,大家记住了那句话,却鲜有人看清里头的上海地标。

“混不好我就不回来了”,诉说的是有志青年来到大城市打拼时的心声。观众们感受到的,是这个服装品牌颇为硬朗的气质特点。

然而,只有经营劲霸男装的洪家人知道话里的另一层含义——在上海混不好,就无颜回晋江见父老乡亲了。

“那是父亲他们说给自己的心里话。”

二、出江入海

福建晋江,是中国品牌的摇篮。安踏、匹克、特步、鸿星尔克、361°、七匹狼、九牧王、贵人鸟……国内男装、运动鞋行业那些耳熟能详的品牌,十有八九出自晋江。

上世纪80年代,晋江海滨渔村的渔民们开始改行,纷纷在家庭小作坊里做衣服。1980年农历6月,当时晋江渔村的生产队长、党员洪肇明到离村不远的石狮市场买了几匹布,把家里两扇门板卸下来,拼成一张裁缝床,缝制出第一件劲霸夹克。

日后中国第一商务休闲男装品牌劲霸男装,便从两扇门板起步。

和上述其他晋江驰名品牌一样,劲霸男装也是趁着改革开放春风,起于青萍之末。但不同的是,绝大多数晋江商人做大做强后,习惯把总部搬到厦门,不远离故土,总多几分安心;劲霸男装却自2009年起,将企业整个搬到了上海。

劲霸男装给那次搬迁起了个颇有气势的名字:“出江入海”,即出晋江、入上海。

而在作出此决定的洪肇明之子、第二代企业掌门人洪忠信看来,“出江入海”却有更深隐喻,“江”指的是发迹于晋江之畔,打拼在全国市场,而“海”必然是面向世界,希望有朝一日登上国际舞台。

三、如何成了上海品牌代表

2020年疫情发生后,上海创办“五五购物节”,用以释放内需、拉动消费。就在第一届“五五购物节”期间,百位模特曾带来的“上海制造·联合走秀”,人们惊讶地发现,排在第一位的便是劲霸男装。

面对之后出场的上海牌手表、凤凰自行车、佰草集护肤品、蔓楼兰旗袍、老庙黄金首饰等海派新老字号,外界不免疑问:“劲霸何时成了上海品牌代表?”

2009年起,劲霸男装将它的新家安在了上海普陀。这不是简单地设一个公司总部,而是真正的“举家搬迁”。

当时在晋江,洪忠信选择“出江入海”,是一个石破天惊的决定。

作为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经营者们的故土情结颇重。董事会上,人们顾虑重重;同行好友,见了洪忠信就劝:到上海发展的理想是好的,但这条路太难。

“出江入海”,究竟难在哪里?

自2001年中国入世起,中国经济全速融入世界,地处改革开放最前沿,上海很快成为跨国公司、全球品牌角力的大舞台。

然而在全国各地民族品牌企业眼中,上海是“非常复杂”的市场。这里有全国最大的市场,最好的人才、资源、信息优势,更有最为宝贵的国际化视野,在上海站稳脚跟,意味着“走遍全国都不怕”。

同时,这里也有着最挑剔的消费者,强手环伺的竞争环境,适者生存的残酷游戏规则。许多国内消费品牌愿意来上海滩试水探路,开拓业务,但像劲霸男装一样破釜沉舟,将全部身家押在上海,需要不一般的勇气。

相比举家搬迁的“石破天惊”,十多年来,劲霸男装在上海,却是低调地缓缓扎根。立足普陀这个一开始就将其“视如己出”的地方,企业一点一滴吸收上海商业文化特质,渐渐形成国际化人才团队,顺利完成企业管控模式的颠覆性变化……

四、两代人的转型

“如果企业没搬到上海,我不大可能接班。”劲霸男装第三代掌门人,90后CEO洪伯明笑着说。

与记者见面时,洪伯明穿着一件文化衫,印着“江湖路远 使命必达”的文案。

2009年劲霸男装迁入上海时,洪伯明跟着全家转学到上海念高中。随后考上东华大学艺术专业,曾经的他并不想继承家业,反而一心想走绘画设计的道路。

在洪伯明看来,劲霸男装“出江入海”这些年,企业身上的传统基因深受上海文化影响,已经悄然改变。

当年洪肇明、洪忠信父子在晋江打拼时,劲霸男装强调“爱拼才会赢”的拼搏,充满那种“混不好就不回来”的硬汉气质。在上海扎根多年后,企业则多了开放包容的文化元素,追求商业和艺术的平衡,注重融入当下时代年轻人的世界。

改革开放后诞生的一批民营企业,像劲霸一样由90后年轻人“真接班”的凤毛麟角。父辈创业者往往守着传统,不相信年轻人的“那一套”;年轻人也觉得老观念落伍了,不想因循守旧,沿着父辈的足迹走下去。特别是当企业要大转型之时,老一辈企业家几十年习惯了“节省”,很难投下一大笔钱,去追求未知的改变。

“父亲却很开明,或许是长期在上海工作生活的缘故,他非常关注年轻人的想法,也想改变市场对品牌的‘刻板印象’。”洪伯明说,2017年自己改变想法,主动要求加入企业,也是出于父子俩对企业未来发展路径的一致观点。

五、再次从上海出发

淮海TX年轻力中心,已经成为全国闻名的“国潮高地”。劲霸集团旗下ENG将专卖店开在这里,和其他潮牌一样,以独特的设计风格,抓住年轻人的心。

初来上海时,劲霸男装和不少国内本土服装品牌一样,苦于难在市中心高端洋气的商场里立足,只能从郊区起步,“农村包围城市”。

如今的上海,商业竞争环境变化加快,市中心顶级商圈里,国货国潮和海外大牌同场竞技,隐形门槛消弭无形。有从业者感慨,这是上海消费市场开放度最高的时候,却也是国货品牌最为高光的时候。

“我和这座城市里的90后消费者一样,我们从小一起泡网吧打游戏,看一样的动画片长大,现在一样追漫展、追国潮……”洪伯明说,正因如此,劲霸的转型水到渠成,自然顺畅。

2018年开始,劲霸男装开始整体转型,高端系列、精品配饰线、国际潮流买手集合平台以及童装……着眼各类消费热点、聚焦消费升级趋势的品牌矩阵逐步形成。

2020年1月,劲霸男装首度登陆米兰时装周官方日程,发布高端系列KB HONG,恰好在疫情封锁前,完成宝贵的国际舞台亮相。2021年,洪伯明又带着劲霸完成长城大秀,带着全新的“高端品牌”战略,发出“中国夹克 劲霸制造”的宣言,被外界称其为“国货品牌撑杆人”。

“去年,一位消费者的话对我触动很大。”洪伯明告诉记者,那是一名刚工作的年轻女孩,她说小时候爸爸最爱穿劲霸的衣服,现在爸爸还是很喜欢,但自己也喜欢给男朋友买。

“我意识到,现在我们再次从上海出发,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必是通途。”

栏目主编:宰飞 文字编辑:俱鹤飞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

来源:作者:徐蒙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