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华五金的企业文化(五金企业文化标语)

扫码手机浏览

回城 别样的冷暖(九)煮熟的鸭子原创:解博夫煮熟的鸭子迟雨怎么也想不到一只煮熟的鸭子又飞走了。在征得肖全同意后,她一直在和金娘那个邻居商谈买房的事儿。...

回城 别样的冷暖(九)煮熟的鸭子

原创:解博夫

煮熟的鸭子

迟雨怎么也想不到一只煮熟的鸭子又飞走了。

在征得肖全同意后,她一直在和金娘那个邻居商谈买房的事儿。

房东是个慈祥的老太太,听金娘介绍了他们的情况,愿意慷慨相助,主动把房价降到了四百块。当迟雨表示同意后,老人家就把门钥匙交给了她,感动得迟雨连声道谢,表示等肖全回津后即把房款付齐。

后来的几天,她一有空就去收拾收拾房子,并陆续搬进去两纸盒杂物,为得是让宿舍顺眼一些。

那天她利用午休时间去擦玻璃,一面干着活一面哼着祝酒歌,她太高兴了。

说实话,她住在单位宿舍自己很知足了,冬天暖气夏天电扇,出门就上班,下班就到家,风吹不着,雨淋不着。

可是,每次肖全回来,她就不淡定了。

看着单身在外打拼半年才回来一次的爱人夏遛公园,冬蹲锅炉房,她心里满是酸楚。尽管肖全总是乐呵呵的,可她知道那是苦恼人的笑,是无奈的笑。

因此,她太想给肖全一个家,太喜欢这间九平米的小平房了。有了它,她们就有了自己的家,他下火车后就可以直接回家,就可以把老人孩子接来一起过年 ......

刚才来的路上,她给肖全发了一封信,告诉他我们有自己的家了 ......

此刻她边干活边想着肖全收到信后高兴激动的样子。

突然门被人咣当一下推开了。两个穿着瘦腿裤的小伙子一步跨进屋,迟雨一愣:“你们 ...... ”

“我们是房东家的,这房子不卖了!”

“奶奶没说不卖呀!我们都说好了,这房子已经卖给我了!”

“你给钱了吗?你有协议吗?房契呢?”

面对他俩咄咄逼人的问题,迟雨一时竟是无言以对。

“你什么都没有就搬进来了,这是强占民宅知道吗?赶紧把你的东西搬走,我们就不难为你了。”

“这事儿是不是应该让奶奶和我说啊,毕竟我是和奶奶谈的买卖。”迟雨半天想起这么个角度说话。

“不用说了,这房子我们不卖了!”

“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 ...... ”

迟雨话音未落,他们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东西拍在窗台上,“自己看吧!”

迟雨拿眼一扫,顿时浑身软了下来,差点没跌坐在地上。

那是这间房子的房契,她在奶奶那里看过。

无奈之下,她默默地把两个纸盒拽出屋子,对方拿了一把新的锁头“咔嚓”一声锁上门,吹着口哨扬长而去。

一只煮熟的鸭子就这样眼睁睁地飞走了。

她径直去找金娘询问,才知道房东刚刚离开,她告诉金娘说对不住迟雨了,自己的两个侄孙骗走了房契,说是能给她卖六百块。可老太太知道自己一分钱也得不到。碍于亲弟弟的面子,老人只能忍气吞声,没有精力和他们论争。

迟雨请金娘把钥匙还给房东,谢过金娘,黯然离去。

金娘在身后一声声劝着:“闺女,别泄气,咱们再找 ...... ”

拖着两个纸盒子垂头丧气回到宿舍,她一下子歪倒在床上。刚刚午休完的几个姐妹关切地围过来问询,她再也忍不“哇”地一声哭起来。

回城以后,不管遇到多少难事儿苦事儿,她从未在别人面前失态过。这次她也不是因为房子没买成而痛哭流涕,她是担心这个消息对肖全情绪的刺激。

上次林伯伯退休,原来对调动回津的希望破灭,肖全就对她说过:“以后这样的好事儿在没有百分之百把握之前,先别告诉我!”

虽然他是轻描淡写地说了这么一句,但她却能感受到一次失望对他的打击有多大。

所以她哭了,恨自己信寄得不是时候 ......

问明缘由,姐妹们七嘴八舌有责备房东的,有痛斥小混蛋的,也有埋怨她不当时签合同交定金的 ......

年过不惑的凌姐问了她一句几点发的信,就急匆匆出了宿舍。

稍倾,凌姐满面春风,牛气十足地挥着手,嘴里喊着:“看看,这是什么!”

迟雨一看马上破涕为笑,这是他寄给肖全的那封信。

原来凌姐这个商场的三朝元老与邮局的主任很熟,她赶过去请人家从刚刚分拣完准备发走的邮袋里,翻出了这封先喜后忧的私人信件 ......

一直到晚上,迟雨才从中午的事儿上缓过神儿来。更让她感动的是商场同事们的给予的温暖。从没说过话的车队装卸工东子下班后找到迟雨,晃着肩膀,一挽袖子露出胳膊上纹的小龙,“迟雨姐,告诉我地址,我找人办那俩小子,给你把房子买回来 ...... ”

一股热泪冲出眼眶:“谢谢!谢谢兄弟!那房子我不买了,房东是个好人 ...... ”

晚上她在宿舍正和董姐说着话,忽听楼下看门的大爷喊道:“迟雨,有人找!”

这么晚了,谁会来找自己呢?带着疑问她披衣下楼一看,原来是嫂子来到商场。

“你赶紧去发电报,让小肖立马回来!”只见她气喘吁吁,脸上沁出汗水来。

“嫂子!您让他回来干嘛呀?”

“让他回来收拾房子!”

“什么房子?”

“给你们住的房子,我刚打回来的!”

她请嫂子上楼被拒绝了,在院子里站着,嫂子简单告诉了她这间房子的来龙去脉。

“我爷爷有间房子,是他们用和平路的一间公产房换的私产房。运动那阵儿把老两口弄乡下去了,那间房子被街道占作小工厂。

还没等平反回来,我爷爷奶奶就都从农村走了。

去年我听爷爷的老邻居说街道小工厂不干了,那个和爷爷换房子的人想要回这间房子。

我一听就来气了。想要可以,把和平路的公产房还给我们。就这样和他打起官司来。咱有理,但是没据,咱手里没有房契啊。

这一年多的时间,跑街道,上法院,找证人,托关系,求邻居,总算是把房子打回来了。

我一直想,你委屈点没事儿,可让小肖居无定所怪夜症的,人家可是门上贵客呀。

所以,我和老爹商量,让他在我弟弟家门口那个过道再坚持些日子,先给你俩救救急,别让人家小肖再没个家了。”

一番话,说得迟雨热泪滚滚,心潮激荡。这是她今天第三次落泪。

自回城住在哥哥家后,她总觉得给哥嫂一家添了麻烦,所以她除了争取多干活少说话外,对争先好胜,精明强悍的嫂子是敬而远之,唯恐惹人厌烦。

没想到她那让人望而生畏的表象后面,居然有着如此柔软的仁心善念。

此刻,迟雨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拉着她的手,唏嘘着断断续续叫着:“嫂子 ...... 嫂子 ...... ”

她早就知道,嫂子的弟弟家五口三代,住的是一间九平米的平房 ......

稍倾,嫂子甩开她的手:“快别那么婆婆妈妈的了,抓紧叫他回来,收拾收拾先搬进去,省得夜长梦多 ...... ”

望着嫂子骑车离去背影,她一下子想起当年离开天津的时候,年轻的嫂子追着火车为她送行的情景 ......

她赶紧坐492路去天津火车站,她知道那个大邮局是24小时营业的 ......

第二天一早,迟雨请了一年多来第一次事假。

嫂子昨晚说的那句“省得夜长梦多”,让她一宿都没睡好。她先到小五金柜台,买了一把大号的挂锁和锁扣,然后第一个跑到弹簧厂,把事情说给田松。

在肖全没回来之前,这是她最信赖最可依靠的人了。

田松闻言大喜,“走!我跟你去!”说罢骑车驮着她就走。

路上迟雨不好意思地说:“你当头那么忙,还为我的事儿请假,真不好意思。”

田松开心一笑:“这就是当官的好处,不用请假,自己说了算!你今天算是来对了,要是早一点我都出不来!”

“要不你把我送去就回厂吧!”

“不用不用。今天我高兴,刚刚走赢了一步好棋!”

接着,田松简单地和她说了一下自己最近的情况:

与他作对的副厂长路柳,见田松根本不买她的账,于是破釜沉舟,利用多年结成的关系网,利用高额回扣等手段,在许多客户那里疯狂销售其它小厂的同类产品,一个多月下来,使本厂产品大量积压,生产经营几乎陷入绝境。

田松与她正面交锋,她一口咬定是产品质量问题,把屎盆子扣到车间头上。

在田松的支持鼓励下,一线的干部职工不再隐忍,他们拿出一系列产品数据、检测报告,用户反馈意见等等,驳得路柳哑口无言,索性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至此,田松才把早已整理好的举报材料送到上级有关部门,详细列举了路柳长期以来欺上瞒下,与客户串通压低本厂产品价格收取回扣;以外厂质量较差的同类产品冒充本厂产品牟利;私自滞压销售回款;以经营需要为名私报高档消费品及餐饮娱乐费用等等。

在铁的事实和确凿有力的证据面前,迫使路柳不得不低头认罚,被撤销副厂长职务,停职检查。

在整个过程中,田松不打不杀,用事实说话,兵不血刃将路柳拿下。

随后,他立即试行全员销售方案,全厂职工谁把产品卖出去都能得到提成。紧跟着几个销售人员反戈一击,不再受路柳摆布,一个星期就使销售工作恢复正常,回款过半。

他还把一线职工的奖金提高了百分之十五,较好地调动了生产积极性,使厂子进入良性循环。

听完这些,迟雨由衷赞叹道:“田松,你真棒!”

“告诉你一个秘密,咱们内蒙兵团的一个女战友于勤,是销售系统里唯一的回城知青,路柳看不上她,两年多了只让她作端茶倒水,迎来送往的内勤,业务上的事儿一点儿也不让她掺和。可偏偏咱这个战友在兵团化肥厂干过销售,既有思路又有心路,她和销售科的同志们相处甚好,掌握了许多一手资料。她早就看不惯路柳的恶习,准备向上级举报。我到厂以后,她毫不犹豫地给我反映了情况,直言路柳不撤,弹簧厂难好。她提供的材料给我帮了大忙,后面我想重用她全面负责销售工作。”

“这个战友真是好样的,真给咱知青长脸!”

路过八纺机的时候,田松说:“看看唐云能去不,能去一块去看看!”

唐云二话没说,马上跟车间主任请了假,“胡冰也在,把他也叫上。”

好在住得都不算远,四个人三辆车直奔王庄子而来。

找到胡同进了院,迟雨和几位邻居打了招呼,掏出钥匙开了那把锈迹斑斑的小铁皮锁,一股发霉的味道破门而出。

进屋一看,房顶有漏雨的水渍,地下往上返着潮气。

在兵团都盖过房子,迟雨还在房管所干过临时工,所以四个人一会儿就拿出了维修方案:趁雨季没到先铺房顶油毡,然后再打屋内水泥地面,还有里外墙面修补刷浆,门窗维护刷漆 ......

带着几个人想好的方案,迟雨下班后急急赶往嫂子家求教求援。

一进门,她惊喜地尖叫起来:“肖全!你怎么今天就到了?我想你再快也得明天到 ...... ”

“都像你那么四平八稳地,办不出个漂亮事儿来 ...... ”说话从不饶人的嫂子一如既往地给了她一句。

她咧嘴一笑,一点儿也不恼。这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嫂子现在就是骂她一顿,她都不会着急。

肖全连忙接过话题:“我昨晚连夜乘44次兰州到北京的特快,今天下午到北京转车,刚进门。给嫂子背了点儿蚕豆黄豆,太沉了,我就直接拿这儿了。”

“你回来我就不用操心了!”还没等迟雨说他们商量的打算,嫂子就命令似地对肖全说:“明天一早你去厂里找我,把水泥砂子油毡白灰什么的拉走,后面的事儿我就不管了!”

迟雨一听简直惊呆了。这个嫂子也太厉害了,简直就是根据他们的计划给提供的材料。

两人对嫂子千恩万谢,她却不耐烦地说:“坐了一天一宿车,没事快回去歇着吧,明天还得出大力呢!”

出门以后,肖全非要去看看房子,迟雨笑了笑说:“幸亏我带着钥匙了 ...... ”

第二天上午,按照约定,迟雨和田松唐云胡冰带着五花八门的工具和可能用到的杂物准时到位。几乎是前后脚,肖全引领着材料车也开进胡同。

没有客气寒暄,哥四个三下五除二卸完车,分成两组,田松唐云房顶铺油毡,肖全胡冰屋里打水泥地,风风火火地干开了。

迟雨挨家向三邻居魏伯伯魏婶儿、刘爷爷刘奶奶、张婶儿张叔叔道了打扰,然后负责熬沥青。

几位邻居对这帮知青说干就干的麻利劲儿很是赞赏,有的给送开水,有的给出主意 ...... 不到两米宽的狭长小院里一时显得热火朝天。

房顶两人一会儿就把油毡都按尺寸裁剪好,就等着迟雨的沥青了。不知是屋里留下的那个旧炉子不好用还是迟雨技术不行,反正铁桶里的沥青就是化不开,急得迟雨手忙脚乱,大汗淋漓 ......

“嚯!你们这么早就干上了!”随着一声招呼,穿着工作服的何婶儿闯进小院。“你这个闺女,这么大的事儿也不告诉我。要不是夜儿个后晌碰上唐云 ...... ”

话音未落,老太太已强势接管了迟雨的工作:“你那样不行,得这样 ...... ”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何婶儿熬的沥青十分好用,不到三个小时,屋顶告捷。从梯子上下来,田松笑着说道“保质期十年。”

两人马不停蹄,进到屋里和灰倒灰,很快地面就打到了门口。

抹完最后一锨灰,迟雨招呼大伙去饭店吃饭。

胡冰笑着说:“等会儿打完第二遍再吃吧,还能喝两口。”

“我多句嘴昂。这第二遍最好明天再打,先喷上点水,洇上它一天半天的!”一直在对过家中看着他们干活的刘爷爷说道!

“谢谢刘爷爷!您说得对!今天不打了!”肖全说完拽着几人走出小院。

望着刚才几乎把院子堆满的材料现在只剩下不到一半,而原来破烂不堪的屋顶和地面焕然一新,迟雨在心里暗暗高兴:煮熟的鸭子又飞回来了 ......

吃饭时,田松问肖全:“何凌怎么样?实在不行就回来到我们厂先作临时工吧。这个我说了算 ...... ”

“人家回单位干得好着呐,五一还上我那儿玩儿来着,说是领导不让他干后勤了,决定送他去卫干校学放射 ...... ”

迟雨接着说“这回他可真要当大夫了,听华华说他父母高兴极了 ...... ”(未完待续)

作者:解博夫,山东省青岛市1967届初中毕业生。1970年到内蒙建设兵团17团,先后担任宣传队中音号手、团政治处报道员,后任农场政工科干事、中心学校校长等,1985年调回爱人所在地天津,先后在国企从事党务工作,2000年任技术学校校长兼书记、顾问,2010年退休。

来源:兵团战友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